会员登录   English 繁体显示
  我在中国请“阿姨” :

老外看中国:我在中国请“阿姨”


来源:2006-06-27青年参考


    Alan Paul(美国)/文

太太要去台湾出差几天,我又得做单身父亲了。

 
不由得回想起前几个月她不在家的日子。每天早上,我都要手忙脚乱地送3个孩子出门。虽然事事顺利,孩子们个个听话,我还是狼狈不堪,不得不让刚8岁的雅各布自己骑车去上学,明知艾利和安娜恐怕要迟到也无计可施。

  不管怎么说,早晨我还是一样:把他们一一叫醒、穿戴整齐、安排好早饭,再带上午饭和作业。全都靠我一个人,没有阿姨帮忙。你要觉得这没什么了不起,也对,不过你肯定没在中国生活过——作为一个外国人。这这里,如果这些活你全都自己包揽,肯定会有人觉得你脑子有问题。

  我们并不是没请人帮忙做家务。实际上,我们请了两个半帮手。丁阿姨每天上午11∶30学前班放学,到下午6∶00负责照顾两岁半的安娜;郁英(音译)阿姨周一到周五负责打扫卫生;还有厨师李先生,每周来做两三次饭。(在这里,人们通常称保姆为“阿姨”,小孩子如果直接称呼大人的名字很不礼貌。)

  在我们搬进现在这套房子前,郁阿姨和李师傅就为这套房子的前一家房客干活。我们也很喜欢他俩,不过一户人家有3个帮手似乎太过分了,削减人手势在必行。

  不过他们都很需要这份工钱,所以我们很难决定谁去谁留。其实尽管有这么多人,恐怕还是会觉得不够。因为每天早上9点之前,或者下午6点之后,或者整个周末,我们都没人帮忙。我家还好,我经常在家工作,太太瑞贝卡若有必要也能在家,也很少到处出差。

  不过很多邻居和朋友就没这么好运了。很多人虽然工作在北京,但要负责整个中国甚至整个亚洲的业务。我就认识不少人,他们经常一出差就是好几周,偶尔回来过个周末,紧接着又要赶去机场了。

  这种情况下,对那些带着几个孩子的职业女性来说,请个阿姨非常重要。不过我家有点不同——男孩子不喜欢被阿姨管着。有好几次,我们俩晚上有事出门,总会接到家里的电话“你们几点回家?你们在哪儿?”阿姨让他们上床睡觉,被断然拒绝:“不,给我爸爸打电话。”阿姨们总像老板对待员工一样对待孩子们,我们说过多少次也无济于事。

  很多很小就来到中国的孩子(像安娜),一般都没有这种问题,他们和阿姨相处得很好,还学会了流利的中文。丁阿姨的英文说得很好,这给我们带来不少便利,但也影响了我们在中文上的进步。

  在北京,家里有时同时有不止一个保姆出入,这也产生出一种等级秩序,对此我也只能视而不见。郁阿姨来自偏远的农村,不识字,从没上过学。丁阿姨和李师傅都是北京人,读过高中。他们中间肯定发生过等级冲突,我隐约有些感觉,不过我不想作更多的反应。

  为了对付我们感到不舒服的处境,我们采取的一个办法是付高薪,哪怕让自己显得太好心或太傻。基本上我们是照他们自己的开价付工钱的,结果比大多数外籍员工付的保姆费高出50%还多,恐怕比大多数中国家庭支付的要高出100%。每月300美元左右的薪水,让他们比周围有些大学教授挣得还多。但他们3个人的工钱加起来,也不过是我们在美国请一位保姆所花费用的一半。

  但我们仍很难适应这种雇主的角色,常常觉得自己就像20世纪初在印度监管茶园的英国人。在这里的很多外国人,其实很享受这种貌似富人的生活方式,但我们不行。

  我们尽量礼貌待人,也教孩子们要有礼貌,严格要求他们说“请”和“谢谢”,自己收拾东西而不要等着阿姨来帮忙。
责任编辑:admin 更新时间:2008-6-25 浏览次数:2416  
版权所有 2004-2008 Copyright (c) MerryHom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电话:(8610)64612979 ; 82050311